林觉民《与妻书》:20世纪最伟大的情书!

1911年4月24日,广州起义前3天,林觉民怆然写下一封信,与妻子作别: “意映卿卿如晤: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……” 这篇家国大爱与儿女私情对冲,循理而往与心有难舍纠结,慷慨 ...

1911年4月24日,广州起义前3天,林觉民怆然写下一封信,与妻子作别:

“意映卿卿如晤: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……”

这篇家国大爱与儿女私情对冲,循理而往与心有难舍纠结,慷慨悲壮与缠绵悱恻交集的诀别信,便是令后人读之无不动容的《与妻书》。

因其字里行间既贯穿着"为天下人谋永福"的热血勇毅,也充盈着“吾至爱汝,即此爱汝一,使吾勇就死也”的绵绵悲情,更被誉为“20世纪中国最美情书”,是最感人的遗书。演绎这封信的又是备受关注的赵立新。

林觉民《与妻书》:20世纪最伟大的情书!

信的内容有多精彩,赵立新的演绎有多出色,大家去看视频。让人印象深刻的,还有《见字如面》阐释部分,梁文道和蒋方舟留给今天观众的锥心疑问:林觉民牺牲时只有24岁,留在人间的挚爱的妻子只有22岁。

我们往往只看到了先烈高昂的头颅,却忽略了他们正在花季的个体幸福。我们往往只看到了黑暗时代的悲壮选择,却忽视了平常岁月自己内心世界的卑微。

这封信,《见字如面》的解读嘉宾先给出了两个背景:

第一,林觉民出生在福州三坊七巷安稳富足的大户人家,社会贫乱本可与他个人无关。

第二,林觉民林觉民天性聪慧,掌握汉、日、英、德四种语言,是个典型的学霸,本可用学识救中国,同代学霸有很多人后来都在各自领域成就巨大,但他却选择了并无获胜希望的持枪上阵,选择了死亡。为什么?

后面这个问题戳中了我们的痛点。是的,林觉民本可以成为政治家去构想更加理性的社会,可以成为法学家去构筑更加公平的环境,可以成为经济学家、实业家去解救贫困,可以成为教育家去启迪一代人的心灵,这在今天的我们看来,都是具有更大价值的事业。而持枪上阵你就是个普通一兵,壮烈牺牲你就没有了更多作为的可能。我们今天的人都会算这笔账。

林觉民《与妻书》:20世纪最伟大的情书!

此时,蒋方舟说了一句:“林觉民给死亡赋予了意义,他觉得这比活着更重要。”

这句话有我们熟悉的高尚,也有我们陌生的警示。

我们今天的权衡更多是得失而远非生死,所谓留得青山的隐忍其实不过是猥琐苟活闷声发财的可疑借口,所谓远大的抱负不过是混迹江湖满足物欲的宽慰罢了。我们已经不习惯哪怕最微小的个体利益的损失。

林觉民对妻子说:与其我先死,不如你先死。如果两人都过了八十岁,我们就很容易认定这是挚爱,但那时他们的年纪不过是今天的95后。

妻子对林觉民说,望今后有远行,必以告妾,妾愿随君行。如果两人的迁徙是为了谋生,我们就很容易感受其中的浪漫。

生逢伟大的时代,我们今天的个体却对伟大的基因敬而远之。

林觉民与广州起义:此去即永别

林觉民,字意洞,福建福州人。参加过辛亥革命,是著名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。

林觉民幼时过继给叔父林孝颖。林孝颖是个饱学多才之士,以诗文闻名。林觉民天性聪慧,读书过目不忘,深得林孝颖喜爱。

林觉民小时候厌恶科举,遵父命应考童生,竟在试卷上写下“少年不望万户侯”,第一个交卷。

1902年,林觉民考入福州全闽大学堂文科学习,曾数次领导学生运动。

林觉民《与妻书》:20世纪最伟大的情书!

林觉民

林觉民的妻子陈意映,是螺江陈氏第十九世孙女,字芳佩。她长相甜美,出身于书香门第,从小受父母教诲,喜爱吟诵诗书。

1905年,18岁的林觉民与17岁的陈意映成婚,住进了福州闹市区的杨桥巷17号。二人的居所是一座二层小楼,叫双栖楼,楼前植有蕉梅。

林陈二人的结合虽属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结果,但殊为难得的是,他们这种包办式婚姻,夫妻感情竟也非常融洽,夫唱妇随始终琴瑟和鸣。

正如《与妻书》所述:“初婚三四月,适冬之望日前后,窗外疏梅筛月影,依稀掩映,吾与汝并肩携手,低低切切。何事不语,何情不诉?”

陈意映和《与妻书》:此信成绝响

推星娱乐二维码




Copyright(c)2011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影视频道 版权所有

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来信通知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