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: 粉红色的激情想象

欲望本身有着更为丑陋的面孔,它更加单调,更加生理性,更加让人迷狂,但也更加让人在它褪去时神情沮丧。它从 ...

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: 粉红色的激情想象

娄烨是一个特别值得尊敬的创作者,他有着国产电影人少有的硬骨头,他对自我创作的忠实让人敬佩。但在这部电影里面,我们看到了这种执着所带来的副作用,他被完全圈禁在自己的审美体系里,而外界对他的压制,和与之相应的对他的追捧,让他的审美失去了弹性。

影片从最本质上丧失了悲剧感 

先说剧作问题,《风雨云》的戏剧核心是连阿云的死。

她的死,首先让林慧背上了人命,她从此无法从中解脱。

她的死,让唐奕杰有了林慧和姜紫成的把柄,这一把柄,让他们的女儿小诺有了杀机,为了自己的亲身父母。

而小诺的杀人,也让姜紫成绝对不能让杨家栋查清真相,因为这关系到小诺,同样关系林慧的性命。 

而林慧则在自己杀人的负罪感,及对女儿的极度关心中,将罪责全部揽到了自己的头上。

这两人的死,都有两重因素,必然的和偶然的。

对于连阿云, 她的诉求有两个,一个是姜紫成的人,或者是姜紫成的钱,而这两者,姜紫成都不准备给,面对连阿云要去告发的威胁,他们似乎只能杀了她,这似乎是迟早的事儿。

偶然性在于是林慧杀了她,她本能性地带上了一把剪刀,最终这把剪刀成了她自卫的工具,这把连阿云送入了鬼门关。

对于唐奕杰,他的诉求似乎更可怜,他没有提钱的要求,对于情感的要求也非常卑微,他承认了姜紫成及林慧姘居的事实,唯一的要求,似乎是要让这两人不要甩开他,起码让他保有一个父亲的基本的即使是名存实亡的名分。但他同样用到了威胁的手段,这让他的死期也不远了。

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: 粉红色的激情想象

他的命运的偶然性在于,本来是姜紫成及林慧要解决他,不想护母心切的小诺先下手为强,自己亲自出马干掉了他。

要突出必然性,就是要突出林慧和姜紫成,为了他们的爱情及孩子,杀死了自己的合作伙伴、朋友及情人的悲情。 而这悲情的落脚点在于林慧和姜紫成他们的感情,他们的感情越深刻,则这个悲剧也就越有力。

要突出偶然性,就要突出事不至此的阴差阳错,就要突出解决问题的多种途径,而杀人只是其中最坏的一种。

对于前者,影片显然做得不好,为什么姜紫成愿意抛弃自己的患难之交连阿云,以及让他能够将女人及孩子托附给对方的唐奕杰?我们一头雾水,俩人的过去我们一无所知。我们也不知道现在这两人理想中的生活是怎么样,以及最理想的对连阿云及唐奕杰的安排是什么。不知道他们的前史,就不会有他们从生活高处坠落的可惜,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欲望目标,就不会有他们即将完成理想却功亏一篑的沉痛。

对于后者,其实是个伪命题。因为姜紫成是个不准备付出任何代价的人,对于连阿云,他不准备付出钱来补偿她的情感损失。对于唐奕杰,他也不准备给唐奕杰留丝毫的尊严,除了要唐奕杰对于他和林慧及小诺的天伦之视而不见之外,他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。这样欺人太甚的傲慢与冷血,让他们的矛盾只能以死亡终结。

所以影片的偶然性,并不在于他们杀了人,而在于杀人的人是林慧和小诺。按照影片的逻辑,如果杀人的是姜紫成,那么这个故事就不会发生。

这种真正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全面缺失,使影片从最本质上丧失了一种命运感和悲剧感,那种试图重出命运重围却一败涂地的悲怆。

太多的令人费解

这种缺失的关窍在于姜紫成。

他似乎并没有什么道德负担,坚定得可疑。他的红颜知已被他亲手埋葬了,他似乎也就难过一瞬间,他的好友即长年合作伙伴唐奕杰被他女儿杀死了,他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。他的真正不爽,似乎来自于杨家栋不识趣的追查。缺乏道德负担,缺乏良心的挣扎,让他变得相当脸谱化,以至于失去了可信的基础。

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: 粉红色的激情想象

相对于姜紫成的明确,他的女儿小诺又太过令人费解,她杀了唐奕杰,却显然热爱与孜孜不倦追查凶案的杨家栋谈恋爱。她是因为内心负疚而在潜意识深处渴望被揭发么?我们不得而知,反正她就是与杨家栋的关系不清不楚,在这个最应该脱开嫌疑的时候。

当然费解的还有杨家栋,这是个相当不职业的警察,知道姜紫成一家有着极大的嫌疑,却一点不避嫌疑,面对林慧的赤身祼体并不感觉不妥,而且据说在另一个版本里,他还与小诺有性关系。这是他要打入敌人内部,想要以牺牲色相换报真相么? 这样一个情感丰富荷尔蒙爆棚的警察,很难想像他不会被玩得团团转。
YIREN.TV娄烨
推星娱乐二维码




Copyright(c)2011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影视频道 版权所有

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来信通知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